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互联网

李彦宏对话比尔盖茨杨元庆对话李彦宏百度大脑智商堪比4岁孩子

互联网
来源: 作者: 2019-05-17 14:07:55

1 : 杨元庆对话李彦宏:百度大脑智商堪比4岁孩子

新浪科技讯 5月28日消息,联想Tech World大会本日在北京举行,百度CEO李彦宏在现场演示了百度人工智能技术在语音辨认、翻译和图片辨认的进展。他表示人工智能和大数据能通过2D的照片还原出3D的图象或3D的场景,例如合成每张照片的拍摄角度、拍摄时间,就可以还原被毁的古建筑原貌。

李彦宏还表示,最近几年百度在人工智能方面的投入非常大,现在“百度大脑”的智能水平已到达了3、4岁孩子的智力水平,未来大数据的积累愈来愈多,人工智能技术不断的推动,“百度大脑”会逐步成长,愈来愈接近1个普通人或成年人的智力水平。

李彦宏对话杨元庆原文:

杨元庆:让我们请出百度CEO李彦宏。欢迎来到联想科技创新大会。这几年百度在人工智能上面下了很大的工夫,不但要建超级计算机,要建“中国大脑”,而且还在硅谷建立了实验室,全球广泛招募人材。请问Robin你们为何看好这个领域呢?

李彦宏:人工智能对百度来讲是特别重要的,由于我们每天都会用到很多和自然语言理解、语音辨认、图象辨认、图象分析这些技术有关的功能,这些技术的基础就是机器学习、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最近几年百度在人工智能方面的投入非常大。同时,由于联想、英特尔,微软的创新,使得计算的本钱愈来愈低,能力也愈来愈强。原来那些人工智能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现在都可以做了。所以今天我想和你1起看1些演示,看看百度人工智能技术到底能做到哪些过去不能做到的事情。

杨元庆:太好了,我们的粉丝期待着呢。

李彦宏:假设我们俩到了1个陌生的国度,这个国家说的是我们听不懂的语言,但是我们又想去尝1尝地道确当地菜。比如我们到了韩国,我们俩都不会说韩语。今天我们现场有1个讲韩语的服务员,她拿来1个菜单,大家会看到菜单上面只有韩语,现在,元庆你可以用手机拍1下菜单,我们就可以知道它是甚么菜。

【杨元庆用手机对比菜单上文字拍照,手机屏幕显示出相应菜色的中文翻译】

百度翻译App可以把菜单上的韩文直接翻译成中文,也就是说,它可以直接把我们不懂确当地语言翻译成我们懂的语言。

杨元庆:Robin,我知道除这些之外你们还有很多的创新技术,你想给观众介绍,舞台就留给你了。

李彦宏:目前,大家可以随便下载和使用百度翻译App,可以自己去做尝试,而且它不但支持韩语,也能够支持大约18种语言,例如希腊语、日语、葡萄牙语等。其实我们的工程师其实不晓得各种各样的语言,之所以能够做出不同语种之间的自动翻译,是由于我们应用了机器学习、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网络上有各种各样的语言,比犹如1家餐馆的网站上既有英文介绍,也有中文或韩语的介绍,我们的机器根据这些内容进行学习,就能够逐渐地领会到不同语种之间语言的意思、和如何转化,这就是机器语言所做出的翻译。

另外,计算机的人工智能不但可以听得懂,也能够看得明白。例如,前几位的演示中所使用的相机、全息摄像之类的装备和技术,它们记录下来的信息怎样才能让机器可以理解,这也是人工智能需要解决的1个重要的问题。

下面我给大家演示1个类似于人类看图说话的进程。

我们看1个图。

【李彦宏在手机上打开Image QA,与之对话】

“他在做甚么?”“打网球。”

“他穿的衣服是甚么色彩的?”“蓝色。”

“他手里拿着甚么?”“网球拍。”

所以正如大家看到,通过我们的技术,电脑可以看得懂1个图片,而不单单是记录下来图片。

我们再试1张图片。

“这是在哪里?”“这是在路边的街道。”

“这是甚么?”“ 这是制止停车标志。”

“标志是甚么色彩的?”“ 红色。”

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的计算技术已可以模仿人的能力,它真的能够看得明白我们看到的场景、我看到的图片。刚才元庆提到“中国大脑”,实际上是我们提议的1个集国家之力去做的人工智能项目。实际上,百度已在做“百度大脑”项目,它相当于“中国大脑”的1个迷你版。现在“百度大脑”的智能水平已到达了3、4岁孩子的智力水平。我刚才给大家演示的看图说话,就是通过“百度大脑”来智能的读取信息内容,并且你在发问题的时候,它可以正确的理解。未来,随着我们创新的继续,随着大数据的积累愈来愈多,随着人工智能技术不断的推动,我们的“百度大脑”会逐步成长,愈来愈接近1个普通人或成年人的智力水平。

固然,我第1个演示实际上是语音辨认和翻译,第2个演示是图片辨认。大家也注意到,这张图片实际上是2D的,而刚才几位都演示了1些3D的东西,比如绕着元庆拍1圈,就知道这个人立体的模样,不同的位置、相同的尺寸都可以展现。在过去这些技术是没有的,但是我相信未来会愈来愈普及。比如1个多月之前,尼泊尔不幸产生了地震,在地震中很多加德满都的古迹遗址都被毁掉了。所以,我们也想利用像全息3D那样的技术恢复加德满古迹的原貌。大家知道,很多人去过尼泊尔旅游,也拍了很多照片。但是这些照片是2D的,如何通过2D的照片还原出3D的图象或3D的场景,也是我们的人工智能和大数据试图解决的问题。

下面我请大家看1段视频,来解释我们是怎样解决问题的。

我大致给大家解释1下这个工作的原理。虽然很多人拍了很多平面的照片,但是他们拍摄的角度都是不1样的,这就好像是有没有数的人绕着这些个古建筑拍了无数的照片。百度要做的事情就是,根据照片来判断这个人的拍摄角度,比如他为古建筑拍摄时所站的位置。单靠1张照片我们判断不出来它的角度、判断不出来拍摄它的时间,但是当无数的照片都串在1起的时候,我们用人工智能的技术就能够弄清楚每张照片的拍摄角度、拍摄时间,然后再把他们合成起来,这样就还原了被毁的古建筑的本来的模样,这就是3D的人工智能技术。

其实人工智能技术还能做很多事情,而且很多研究才刚刚开始。人工智能这个概念已有5、610年的历史,但是前510年基本都是学术性的探讨,其实不实用。刚才我也和元庆讲,最近几年,随着计算能力的增加和计算本钱的下降,原来我们不敢想、不能做的事情,现在能想了、能做了。对此我也有非常深入的体会,创新不是某1家公司的事情,而是很多公司、很多优秀人材相互激起、相互鼓励、相互增进、乃至相互竞争的进程,这样才会致使创新不断产生。联想也好、英特尔也好、微软也好,都有很多的创新,百度的这些创新则是站在他们的肩膀上又往前迈了1步。未来我也很希望联想、微软、英特尔和很多其他公司,能跟百度1起相互激起、相互竞争、相互鼓励,把技术不断往前推动,让技术真正地改变世界、改变我们每个人的生活。谢谢大家!

杨元庆:谢谢Robin,你在建“中国大脑”,建超级计算机的时候别忘了联想可以帮忙。

李彦宏:1定的,(我们)1定要买联想的服务器。

杨元庆:这是技术改变生活的最好的注解,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再次感谢Robin的精彩演讲。

2 : 专访李彦宏:我对人工智能了解不及陆奇10分之1

腾讯科技讯(韩依民)1月18日,百度CEO李彦宏与新加盟百度总裁陆奇本日接受腾讯科技等媒体专访。

李彦宏表示,跟陆奇已认识20多年,最近几年,和陆奇和其他几个朋友每一年夏天都会在美国封闭交换技术的趋势和产业的发展路径,自己懂的人工智能的东西跟陆奇相比可能10分之1都没有,百度的人工智能平台,有陆奇跟我做能带到1个新的高度。

谈到此次陆奇加盟百度被给予高的权利,是不是要退居2线,李彦宏回应称:以陆奇的能力完全能承当百度的管理、运营各个层面的东西,自己也会有很多事儿干,其管理风格整体是比较放权的,百度历来不存在放不放权的问题。

陆奇则从天时地利人和等角度分享了自己为什么加盟百度,他表示,中国愈来愈成为新兴工业的创新大国,美国传统气力比较强,在有大变革的时候中国反而创新空间大,提供了更好的人工创新的环境,百度基础很好,有领先世界的机会。

以下是腾讯科技整理的此次专访的内容(实时更新):

李彦宏:

今天开这个媒体见面会,主要想向大家介绍1下陆奇,陆奇不是1个常常上电视报纸的人,但对互联网产业来讲大家还是非常熟习的,陆奇在互联网产业非常受尊重,有口皆碑。

我懂的人工智能的东西跟他相比可能10分之1的都没有。

我跟陆奇认识20多年,90年代末的时候我们都在硅谷,后来互联网的大潮风起云涌,陆奇进了雅虎,我回到中国创业做百度。开始做百度有几年我们没有联系过,04我们又有联系,吃饭聊天发现共同语言还是非常多,至此以后就会时不时见1见,交换思想。

最近几年我和陆奇和其他几个朋友构成了1个情势,每一年夏天在美国找1个酒店封闭起来交换技术的趋势和产业的发展路径。

16年的时候我在内部的1个大范围会议上讲,理念是data ,我们有1个人事的VP说我这个思想特别好,问我是否是我原始的思想,我说不是是陆奇说的,所以陆奇能给人很多。

所以这次陆奇加入百度不但我很高兴,大家都很高兴。

百度的人工智能平台,有陆奇跟我做能带到1个新的高度。

陆奇:

我讲1下简单的想法,天时地利人和。

天时,电子科技行业已有60年了,下1个时期很清楚,每次都是1个很大的波浪往前推,人工智能是1个新的不同的计算情势,可以用数据不断的获得知识,可以做预测可以做自动化,这个时期是非常振奋人心的时期。

地利,中国愈来愈成为新兴工业的创新大国,中国有很多创新的地方,美国传统气力比较强,在有大变革的时候中国反而创新空间大,中国反而提供了更好的人工创新的环境。

人和。在任何情况下高科技公司创新的基础是人材,我认为中国有非常优秀的互联网公司,我认识robin很久了,百度的文化是以技术为主,搜索引擎是人工智能的雏形,百度建立了很好的基础,今天我有幸加盟百度,用百度作为创新的基础,将这个工业往前推,让百度成为世界领先的公司有很多的机会。

问:这次给予陆奇这么高的权利,是你要退居2线了吗?

李彦宏:以陆奇的能力完全能承当百度的管理、运营各个层面的东西,与此同时百度目前面临的机会和挑战都非常大,陆奇会有足够多的事儿干,我也会有很多事儿干,向海龙他们也有很多很多要做的事情。

我的管理风格整体是比较放权的,之前媒体在采访的时候我也说过这样的话,如果我和下属有不同意见,先按他的意思办如果办对了很好,如果没办对那就按我的意思再办1遍。所以百度历来不存在放不放权的问题。

问:陆奇总离职微软后有很多传闻,后来怎样会加入百度?

李彦宏:陆奇离职震动蛮大的,很多公司都在找他,在我们这个圈子也有过讨论,、相互之间的信任还是起了非常大的作用,相互之间的沟通交谈,障碍其实不大。

终究定下来也就这最近1个月的模样。

陆奇:我很robin认识很久,信任很重要,这个工作有两个特点,能发挥我的经验和能力,第2是对工业和社会的贡献,尽量起到最大的作用。

在人工智能推动全部大环境下,百度所处的位置整体来说是最加权的。

问:在你理解中,百度的文化是甚么?第1步是让百度的文化转型吗?怎样让更多人材脱颖而出?

答:我只能讲初步的想法,文化只是1个考量因素,人工智能要做很多,搜索公司谷歌(微博)也是,任何1个公司要做的久长,文化上要做两点:把文化的核心要保存,也要勇于去做新的探索和改进。

我对百度的文化,由于今天是我入职第2天,我需要学习和了解的进程。创新和文化是有关联的。

问:你和陆奇未来的分工?百度下1个增长点是甚么?你怎样看头条的竞争?

李彦宏:基本所有的业务都放陆奇这,我未来更多的精力花在公司的战略、文化的塑造、人材培养和吸引上。

关于新的增长点,信息流上确切是1个大的增长点,总的来说增长非常迅速,每天分发文章的数量几近每天都在增长,我们也觉得这个业务很合适百度做的,搜索引擎是即搜即得,信息流是不搜即得,这个可以说成搜索引擎的问题也好,说成人工智能的问题也好,百度每天有几亿的用户,怎样用好的算法把内容和用户的兴趣匹配起来,百度也很有信心让用户更依赖百度获得信息。

在哪都会有竞争,没有奢望做1个事情没有竞争,有竞争是常态,能力上的发展都会得到相互的增进。

问:陆奇最需要做的事情是甚么?

李彦宏:我跟陆奇在春节之前两天push出来,整整两天的事情去谈这个事情,我自己列出来tpo10的挑战,我会逐一跟他讲,但现在还没有到跟媒体公布有甚么问题是需要解决的,而且也可能会变。

问:人工智能是很庞大的领域,你最关注的是甚么领域?吴恩达关注无人驾驶,你们怎样互补的和配合?

陆奇:人工智能从两层看,底层是核心技术,是新型计算,可以用来展现和获得知识,人工智能最近56年的突破是在感知上,新的技术利用产生新的产品,无人驾驶汽车是通过综合利用来做1个新的产品。

创新要有数据,要有强大的系统,第3是算法,第4是利用,有了利用后又产生新的数据,开发要重视核心技术,同时要有很强大的利用。如果没有利用就没有数据,没有数据就没办法做新的算法出来。吴恩达的团队已做了很多人工智能技术上的开放,未来我们也会做更多创新。

问:人工智能是很庞大的领域,你最关注的是甚么领域?吴恩达关注无人驾驶,你们怎样互补的和配合?

陆奇:人工智能从两层看,底层是核心技术,是新型计算,可以用来展现和获得知识,人工智能最近56年的突破是在感知上,新的技术利用产生新的产品,无人驾驶汽车是通过综合利用来做1个新的产品。

创新要有数据,要有强大的系统,第3是算法,第4是利用,有了利用后又产生新的数据,开发要重视核心技术,同时要有很强大的利用。如果没有利用就没有数据,没有数据就没办法做新的算法出来。吴恩达的团队已做了很多人工智能技术上的开放,未来我们也会做更多创新。

问:robin你想过退休去修植物园,外界也说你会把精力放在资本投资这块?你对这块甚么看?

李彦宏:我回答1下退休的事,我依然很向往花很多事情去做植物园。最近马云(微博)也说过退休后比不退休还更忙,这样看来退休不退休不1定有本质的区分,我希望逐渐把平常管理实务从自己肩上放下来,包括是否是能多花1点时间在投资上,我觉得是会的。百度不是投资的核心业务,但对百度有比较大的影响,我最主要的投资还是跟合作火伴去共建好的生态,我们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对投资的方向做了拆分,跟公司业务最紧密的还是在内部,第2部份我们叫百度风投、百度资本,会专注初期和后期成范围的业务。很多业务用百度的钱呢又觉得没有那末强,很多公司有由于百度的品牌和流量让百度进来,如果能建立1个资本上的关系双方是共赢乃至多赢的。

我未来会花更多精力去看,不管是百度资本还是百度风投,现在发展还不错。可做的事情非常多。

3 : 柳传志对话李彦宏:企业家不能被短时间资本风向标左右

凤凰科技 12月5日消息,在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联想控股董事长、联想团体开创人柳传志与百度开创人、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同台对话。

在对话之前,李彦宏也在现场个人演讲中屡次强调“创新”对企业发展的重要意义。他谈到,随着商业模式、市场环境、和全部中国经济的快速变化,表示未来5年团购这样的公司将不复存在,而今天的企业也应当利用政府“先行先试”的开放政策,更加主动地进行创新与自我变革。

最后李彦宏还以对大数据及人工智能等技术证明医学理论的思考为例,呼吁企业家能够利用自己的资金与多年的经验积累,做1些成心思的、创新的事情,“希望每个企业家都能站在时期的路口上,认真思考自己所肩负的使命,为自己的企业、也为自己的人生做出更精彩的事迹”,李彦宏说。

以下为柳传志与李彦宏此次巅峰对话的全文实录:

主持人:柳总今年71岁,企业41年,李总今年47岁,企业15年。柳总通过自己的经历剖析世界1流公司过去成长进程中如何面对挑战和不肯定性,李总讲的是对未来的预期、面对挑战和变革,他们两个人演讲中频率最高的词就是“变化”,不管是内部还是外部的变化,面对今天的挑战要进行的巅峰对话的第1个主题就是“改变”。

两位佳宾给我有1种非常奇妙的感觉,由于在30多年前,当时李总是北京大学87级学生,我是88级的学生。我们两个人在北京大学上学的时候,中关村有1家联想的公司已做的风声水起了。没想到,今天我是作为1名记者,和两代企业领袖进行讨论。人生真是如此的奇妙,社会有如此巨大的变化。确切,两个人虽然背景不同、年代不同,但是有1点非常的类似,两位都是工程师出身,现在叫做“IT男”,柳总的年代是科学家、工程师,李总的年代叫“IT男”,但是都是工程师创业,最后发展成了伟大的公司。第1个问题想问,硅谷有1句话“技术改变世界”,两位创业的时候有无想过用技术改变世界?

柳传志:用技术改变世界,我创业的时候就想怎样活下来!(笑)

主持人:只是这么1个朴素的想法吗?

柳传志:是的,当时我们国家刚是由阶级斗争转成为要以经济发展为中心,中国是否是能够真的把发展经济这条路走下去?当时斗争是很尖锐的,我们能够勇于下海,勇于把原来稳定的职业放弃是1种勇气,如何让企业活下来站住脚根有个饭碗是个问题。而更宏大的想法真的是没有。

主持人:想过甚么改变吗?最少改变自己吧?

柳传志:那倒是,由于之前活的太憋屈,想试试自己的人生价值,自己到底有多大本事,想充分的发挥,想改变连家里老婆都改变不了!(笑)

主持人:李总2000年回国创业,那个时候的环境已和柳总的完全不1样了,您有无想要通过技术来改变世界?

李彦宏:确切有。我从学校出来找工作,当时硅谷1个公司给了我1个offer,华尔街1个公司给了我1个offer,其实硅谷那个公司和我的专业结合地更抓紧密1点,但华尔街给我的offer工资更高,所以我还是选了华尔街的offer。3年后,我终究意想到钱不是最重要的,在华尔街,他们认为真正有价值的是那些学金融的人,而不是我这类学计算机的人。所以3年以后,我又从华尔街转到了硅谷去。从硅谷回到北京的进程,背后的动机确切就是“技术改变世界”。由于我在硅谷觉得我已把我所在这行的技术做到了最顶级,但是很多事情我说了不算,我认为应当朝这条路走才能被市场所接受,但是公司的CEO认为应当朝另外一条路走。我觉得真的是没办法了,只有自己去创业做1个公司,才能我说了算,才能让我的技术真实的被市场所接受。所以创建百度最大的动机,就是“让技术改变世界”,这也是在硅谷工作的那几年给我理念上最大的影响。(掌声)

两代创新领袖共忆企业变革关键节点

主持人:两代企业领袖,由于时期环境不同,创业时候的动身点不1样,柳总非常谦卑地讲我只想改变自己、连老婆都改变不了,李总回国的时候已抱有“技术改变世界”的弘愿,到今天他们的公司都在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柳总甚么时候感觉到我们可以改变1来世界了呢?

柳传志:电脑这个行业在90年代早期有了巨大的改变,原来我们国家拼命用各种方式比如批文、高关税卡住不让外部的电脑进口到中国,要求完全的国产化,这个时候自己的电脑当时是跟不上这个水平的,因此电脑的行业影响了各行各业的发展,到90年代早期以后,国家把闸门打开,允许外国大品牌的电脑IBM、康柏进入中国,这个时候马上对各行各业的能力都是1个提升,但是中国的电脑行业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我们国家当时最大的电脑公司长城,1年内这个牌子立刻就消失了,那个时候我们坚持挺下来了,而且内部进行了调剂,到当时的电子部去下了请战书表示我们要把民族工业支持下来,后来我们真的做到了。做的进程中觉得肩膀上有责任也有1定的气力。

联想在当时能够站在中国的第1位,对今天互联网的发展是有重大意义的,由于当时外国的电脑,当你国家不存在有电脑工业的时候,它卖到你落后国家的电脑,这个先进性要差1个等级,价格要贵很多,当你有了自己品牌本国电脑后,立刻就要进行竞争,价格也下来了、先进性也上来了,使得中国的电脑更快普及了,这对后来互联网在中国的迅速发展,1直到移动互联网都是成心义的。

那个时刻我们自己愈来愈觉得我们自己为中国的进步产生了作用。

主持人:李总好像比较顺利,带了核心的先进技术,抱着“技术改变世界”的弘愿,随着你们产品的成熟,好像是改变了互联网的环境,可以这么说吗?

李彦宏:应当说很荣幸,我们创业的时候互联网正处在1个巨大的泡沫当中。大家可能有人记得,98、99年的时候是美国互联网最大的泡沫时期,我们是在99年底拿到了风险投资回来,2000年1月1日开始做的百度。到2000年3月份开始,美国纳斯达克开始崩盘,从5000多点1只跌到1100多点,经过105年还没有回到当时的最高点。所以,如果我们创业晚几个月,或许我就拿不到钱了,再宏大的理想如果没有资金的支持,其实也是做不成任何事的。所以1个企业的成功可能和自己的努力有很大关系,但是和运气也有非常大的关系。就是在那末巧的时间里,做了那末1件事,真的让自己的爱好、能力发挥出来了,也在市场上得到了愈来愈多人的认可。

柳传志:彦宏你拿的第1笔钱是多少?

李彦宏:120万美金。

柳传志:当时彦宏去过我们那里,但是120万美金对我们是巨大的数字。

主持人:2000年的时候120万美金对联想是1个巨大的数字吗?

柳传志:当时刚开始成立风险投资的时候,我们1共有3500万,大概分多少批投完。所以1个企业需要这么多钱的时候,而且确切是没有那种眼光,能像当时美国的VC看的那末远,实际上确切不敢投(百度)。

李彦宏:对,当时在您看来是比较大的1笔钱,可是当我们拿着这笔钱回国创业时,正是互联网泡沫最昌盛的时候,我们租的是北京大学3星级酒店里附带的办公空间,但同行都是在国贸最高级、最漂亮、最贵的办公室里办公。我们看人家拿钱都特别的容易,500万美金、1000万美金的拿,所以也觉得特别气愤,我觉得我们有很好的技术,他们甚么也没有,怎样就那末有钱?固然泡沫幻灭后,他们融不到钱了,我还能融到钱。所以时间长了还是可以分出好坏的。(掌声)

主持人:柳总回顾了联想投资非常惨重的教训,确切我们初期的互联网企业主要是靠国外投资,当时中国投资领域还没有这么前沿的眼光。刚才两个人讲到改变的进程中,都不谋而合的提到了外国的变化,不管是投资环境、还是经济环境、还是国家政策的变化对企业发展的影响。确切,这类变化会直接影响到企业的生死,企业如何应对这个变化呢?想问两位一样的问题,当外部产生巨大变化的时候,能否回顾1下你们最痛苦的、主动的改变,或最被动的应对呢?就是说,当社会环境、经济环境、政策环境产生了变化,企业很被动非常痛苦进行着1种改变或主动的改变来应对这类变化,印象最深的1次是甚么?

柳传志:对我来讲,如果实实在在地讲,对我们影响很大的是产权结构的变化。我们是中国科学院投资的企业,当年投资20万给我们,就是100%的国企,虽然是体制外的。在做的进程中,我们充分感遭到了我们肩上的风险和压力等等,是我们的股东没法给我们分担的,比如银行贷款,由于科学院是事业单位没法担保,连钱都要我们自己准备。在这类情况下,我们跟我们的领导提出了,我们是否是能够进行股分制改革,让我们的骨干成员和核心人员能够有股分。科学院确切是非常开明的婆婆,在1993年的时候很同意支持我们具有股分。当时的院长周光召同志说,我们国家有国家资产管理局,我们是你们的股东,但是我们没有权利给你们股分,因此给了我们所谓分红权,把每一年利润嘉奖给(我们)35%,我们把钱存在着1直到2000年前后,机会到了,我们就拿这个钱买下了35%的股分,后来在2008年前后,科学院又进行了1次改革,使得科学院(的股分)由原来100%变成65%,上市后变成29%,这样让民营企业进入到里边,让我们的员工,我和我的同事们有了1定的股分,我们成了企业的主人,这类变革很重要,如果今天我们是完全的国企,我们企业没有真实的主人在策划和指挥我觉得企业活不到今天,所以我觉得这个变革对我意义重大。

主持人:当时有改革意识和决心的领导给了联想1条生路?可以这么说吗?

柳传志:对,首先是自己积极的努力,另外主管单位科学院很开明,我们又是高科技企业也很特殊,如果是占有大量的国家的资源,包括钱,这是国家斟酌可能会更复杂1些,像我们这样的企业更主要是靠人,你们也没用国家给的资源,这类情况下我觉得改变会更容易1些,我们占了3条,今天就变成了真实的民营企业,这是我们很荣幸的地方。

李彦宏:对我来讲,如果从感性和理性两个角度来看,答案是不1样的。从理性的角度来看, 在百度15年的历史上,最大的1次改变实际上是在我们成立的第2年,也就是2001年的时候。最初成立的时候,百度其实不是面向终端消费者的品牌,当时觉得有技术可以做出最好的搜索来,再把这个搜索卖给新浪、搜狐、网易、雅虎中国,我们作为1个后台的技术提供商,把搜索服务卖给当时最大的门户网站。但是卖了1年多后我意想到这个模式不行,门户网站不靠搜索挣钱,搜索对他们来讲不重要,他们只想要更便宜的搜索服务和技术,不是要更好的搜索技术,这样的话我即便把90%的市场都占据依然是挣不到多少钱的,企业依然是发展不大的。所以当时决定做1个转型,把baidu.com变成1个真实的网站面向终端消费者,让大家到这里来进行搜索。这是1个巨大的转变,由于商业模式变了以后,等于说我们原来最大的客户全部都变成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所以当时董事会层面也有非常大的反对意见,但是我1直坚持,最后他们由于我的坚持而同意了这样做。现在看来,这样的转型固然是1个非常正确的决策。如果理性回顾这10几年的历史,这是多是百度历史上最大的变革和转变。

但是从感性的角度来说,我永久觉得我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最大的问题,永久觉得这个槛儿如果过不去,公司就完蛋了。现在遇到的槛儿是当互联网从PC转到移动的时候,全部互联网生态都产生了变化。产生了甚么变化?大家可以想1下,在PC互联网时期,所有的东西都是标准的,造出来的网页在哪看都是1样的,不管甚么阅读器看起来也都是1样的。每个公司只要做1个网站,就等着他人来(点击)吧。技术上用的协议也都是http超文本传输协议。所以对百度来讲,我们只要把技术做好了,用户自但是然就会来百度进行搜索。但是在移动互联网时期不是这样的,出现了1个1个独立的生态,苹果有1个生态,腾讯有1个生态,阿里也有1个生态。那末百度再往下走不能仅仅靠技术,也要建立1个自己的生态。这就是为何我们去做糯米和百度外卖,让大家去餐馆吃饭的时候有折扣、让大家在家里想吃饭可以把菜点到家里来。我们为何去投资携程,让大家能够取得最多、最高质量的旅游产品。我们为何去投资e袋洗、投资很多很多其他的公司,是希望他们提供的服务能够无缝地链接到百度的平台上来,即便是和我们没有股权关系的公司,我们也想尽1切办法把它的服务接到百度这个平台上。

所以,百度过去仅仅是连接人和信息,未来不但要连接人和信息,也要连接人和服务,这是1个巨大的变化,但是我认为这是市场的需求。我们如果转过来了,这个公司还会变得更大;我们转不过来,这个公司渐渐会被边沿化,所以我觉得现在面临的变革也是1个非常艰巨的变革。

企业家应保持危机感不能被短时间资本风向标左右

主持人:两位企业领袖回顾的变革,公司所做的主动的改变,性质上有很大不同,柳总回顾的变革看到的是民营企业中国市场化进程中碰到了传统的制度框架的成长上的痛进行的变革,李总的主动变革更多的是完全市场化环境下应对市场变化的变革。好在,今天遇到的制度框架的束缚愈来愈少,李总又提出了敏感的问题,我们每天都面临的挑战、压力和变革,我知道李总说过1句话,任何1个公司都有可能在30天内死亡,有这样1个紧急感,公司做到今天这么大范围了,柳总说真心话,您还有很大的危机感吗?有吗?说真心话,不说客气话。

柳传志:固然不是客气话,不说别的,联想控股最大的支柱还是联想团体,联想团体面临的情况大家都知道,肯定是面临巨大的挑战,这还用说吗?

主持人:有生死的危机感吗?

柳传志:固然,由于现在的联想团体占主营业务1半以上的部分还是电脑,电脑实际上是企业在用,但是在急剧收缩,在收缩的同时不能把新的柱子很好的建立起来的话,那这个柱子急剧地萎缩下去就会有问题,建立新的柱子是否是能用新的方式、新的商业模式和技术上大量的更新等等,怎样支持得好,肯定是面临很大的挑战。

主持人:说1个敏感的问题,资本市场对这个挑战和困难也是有反应的是吗?

柳传志:固然,非常的明显。比如电脑的全球销量锐减,企业做的再好、占的份额再大资本市场也是不认的,这是大的趋势,如果不能够迎接挑战提早做出变革,对元庆而言压力会很大。我是双轮驱动,1边打1边往前看的模式,固然会面临很多的问题。

李彦宏:我认为资本市场还有1个特点,就是它相对照较短时间。由于对股票而言,在美国有很多Day Trader,就是当天买进当天卖出的,他才不看你3年5年后会是甚么模样。当1个公司面临挑战时,既要看资本市场的反应,但又不能完全依照资本市场短时间的反应来做决策。这方面更多的还是要从企业家自己内心来判断。所以我自己在应对变化的时候常常说的1句话就是,对企业重要的问题,要不停地问自己,最惧怕的就是温水煮田鸡,不知不觉给你煮死了。所以重要的问题我们要不断地问,如果两年当中,你的答案1直是1样的,1定是出问题了,由于市场在变化,所以你对1个重要战略问题的答案如果还没有变化,你1定是在危机中、1定就是反应慢了。

我们也有反应慢的时候,慢的话就要付代价,不但是资本市场的代价,全部公司在资源上、在员工的士气等等各个方面都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但是我也觉得,像柳总也好,我也好,我们毕竟是企业的开创人,是看长时间的,是不会被短时间的风向标所左右的。所以如果大家看现在的成功的企业,绝大多数CEO还是开创人,这样可以看得相对长远1些,这和西方的管理理论、最少是过去西方的管理理论非常不1样,他们比较相信职业经理人,去请1个professional 的CEO来管这家公司就好。但是我们经过这么多年以后看,真正做的好的企业还都是开创人在做CEO。

柳传志:这1点我同意李彦宏的两个地方,第1是我们既对资本市场要注意,但是确切不能盯着那儿看,由于我们本身的战略,实行有个进程,完全依照他们的要求去做会变得很短时间化;第2就是企业得有真实的主人在那儿,完全靠职业经理人来做的话,联想团体2009年曾遇见过巨大的麻烦。其实就是美国职业经理人按他的方式在治理企业的时候,只注意了股市的价格、注意了利润,而不注意提早1步的发展,随着后边麻烦就出来了,所以企业真的还是要有主人在这里才行。

主持人:两位在提及企业发展的时候都极为强调专注,刚才李总又提到这个词,但是我们注意到,其实百度从最初期的专注引擎,近期也看到投入O2O企业,建立这样1个生态群,而且又看到现在触及到P2P的领域,建立了金融、保险、银行。那末,未来我不知道是否是跟您说的专注已在道路上是有所区分的?有可能将来还进入到非互联网领域?

李彦宏:专注是相对的,当你是10几个人的公司的时候,你能做的事情确切必须是非常非常窄的1个面,把它做扎实。但是当企业体量大到1定地步的时候,你要做的事情其实就变大了。从百度这样体量的公司来讲,我依然认为我们是最专注的,而且不管我们是做金融也好,保险也好,还是其他的理财产品,我都是希望用生态的方法,我们只是投资占1个小股,让大家都去挣钱,让更多的人为这件事去出力,把它做好,我们做我们能做的。我们提供的东西,我们的大数据能力、云计算能力、用户的资源,我们把它提供出去,真正专业的金融的东西还是让做金融的人来做。即便是对少数我们自己做的产品,比如说我们也做贷款,但是我们只做教育贷款这1件事,这件事我希望把它做深,真正弄清楚去读新东方、去学汽车修理的人,他们到底心理是怎样的,我们应当用甚么样的利率、应当给他甚么样的条件去贷款,我们做1件事情,就是很深地扎下去做透了,然后再想着向周边去扩大。

“柳李互换角色” 李彦宏称退休后想建“世界最大植物园”

主持人:最后做个小游戏,其实我知道,两位企业领袖不管是公然场合还是私下场合是第1次对话,是这样吗?

柳传志:我们俩常常对话的,我们都是中关村企业。

主持人:我得到毛病的信息了。没关系,这个游戏还可以进行,游戏的进程要认真,游戏的结果没必要太认真。进程认真就是希望我们认真投入,我们玩个互换游戏。刚才我讲到了,1个41年的企业,1个15年的新兴企业;1个71岁的企业领袖,1个47岁的企业领袖,我们玩1个互换游戏,略微互换1下身份,先李彦宏师兄开始吧,如果说你现在执掌联想,你是1位71岁的企业领袖,你会怎样做,你个人会有甚么举措?

李彦宏:其实我是很想像柳总1样培养出1个好的接班人,这样自己会渐渐变得愈来愈轻松。

主持人:你会退休吗?

李彦宏:我还有很多工作之外的爱好,也希望能花1些时间来做。比如我想建1个世界上最大的植物园,就在北京,把各种各样的北京现在没有的植物都引进过来,乃至做1些杂交产生1些新的植物。比如说像山茶花,中国其实没多少品种,但是美国有上千种的山茶花,各种各样的色彩,不同季节开,非常成心思。但是现在工作太忙了,不可能去做这些事,我希望有1天能够有1点自己的空闲时间,做1点跟百度没有那末强关联的事情。

主持人:刚才柳总也提到联想团体面临的挑战和压力,如果你来执掌联想,会有甚么做法和建议呢?

李彦宏:首先得是学习,我觉得对任何企业都有独特的地方,有它的优势,也有弱的地方,由于我没花精力想这件事,所以我现在肯定提不出来正确的解决方案。但是从方法论的角度来讲,首先要学习,首先要把它当作自己的东西,首先你要比任何其他人更加care这件事。其实我们在做企业的很多时候,包括我刚才讲觉得现在遇到的槛儿是最难过的1个,在他人看来你的企业已很大了,已很安全了,但是我们自己作为企业的领导人总是没有这类安全感。好像自己的孩子得个感冒都觉得是很严重的问题,他人的孩子得了肺炎你也觉得去医院看看就行了1样。所以当你有足够深的感情的时候,才能真正做好,由于你太在意这件事了。

主持人:我把答案看做是负责任的答案,那末柳总回到47岁,执掌现代的互联网企业呢?

柳传志:你的游戏本身对我,71岁变成47岁,我想是非常大的快乐,你非要把李彦宏变成71岁,那是残暴嘛!

主持人:那就遐想1下嘛!

柳传志:我如果能够像李彦宏这个年龄,又这么帅,那我就要想办法把事做的更大,把生活调理的更加有节奏。由于当年的时候确切是没经验,所以就玩命的干活,也给后来带来了很多的麻烦,今天如果再有那个状态,我可能心里会有数很多,生活会更有节奏1些,仅此而已。

主持人:前1段我知道您身体不是很舒服,现在怎样样了?

柳传志:挺好,挺好。(掌声)其实好不好,人就是1个乐观,你说活多大岁数叫大,活100岁,活120岁不就那末回事嘛,所以我对生命的质量还是看得比较重的,尽可能让自己生活得愉快!

主持人:谢谢柳总,也祝愿您。今天我们在这里讨论的是改变,其实从哲学角度来说,动是永久的,静是相对的,变化是永久的,不变是相对的,所以我们在这儿讨论变化、改变,是晓得将来怎样去应对,分享过去的经验对未来进行展望,我们再次祝两位佳宾永葆青春基业常青!谢谢!

以下为李彦宏个人演讲实录:

首先还是庆祝《中国企业家》杂志成立30周年。30年,对中国的市场经济来讲,对中国的企业来讲,都是相当漫长的时期。和百度相比,百度总共就15年的历史,如果把30年当作1个比赛的话,百度只是参加了下半场的比赛。不管是从企业本身的变化,还是市场环境的变化来看,这30年来,全部中国都1直处在1个快速变化的进程当中。30年前的企业和今天的企业是非常不1样的,我们所面临的环境也是有着天翻地覆的差别。

5年后团购公司会1家不剩

昨天我在车里没事的时候听百度新闻,安卓版的百度新闻现在是可以听的。其中有1条新闻讲到,今年大概有500家VC融到了资,就是说今年的风险投资就有500家。假定1个风险投资投10家的话,也会有5000家创业公司在风险投资的支持下能够做起来,这还不算很多很多的天使投资。这样的环境,不要说30年前,15年前百度创建的时候,乃至10年前、5年前,我觉得我们都是没法想象的。这么多的资金涌入到中国的市场中,这是和之前很不1样的。我也看到,最近讲创业是非常热的,很多很多人都去创业。今天我们的主题也是“创气力”,再看我们的国家政策,是8个字——“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在过去很多年,我们听了很多创业故事,也分享了很多创业经验,创业者在讲,VC在讲,各种各样的投资人都在讲,可是,讲创新的人却不是很多。但我们都知道,在这样1个快速变化的环境当中,1个企业如果没有创新,很快就会死了。所以我更关注的是创新。

我们以团购为例。5年前,中国市场上大概有5000家团购公司,今天,只剩下1两家、两3家。我相信5年以后,会1家都不剩,会变成0家,由于商业模式在产生改变,市场环境在产生改变,以后这样的1个模式就不会存在了。所以当我们收购糯米以后,其实有过1次讨论,就是说要不要改1个名字。由于大家都知道,百度产品的名字其实都很直白的,百度新闻、百度音乐、百度视频、百度百科。当时我就说,干脆改叫“百度团购”好了。我们的团队就反对,说糯米还有有相当大的1批虔诚用户,我们最好不要改这个名字,就叫做百度糯米吧!其实今天回来看,幸亏没有改名字。由于团购这个模式已过时了,但是糯米这个品牌正在被愈来愈多的人所接受。

“先试先行” 中国政府很有创新能力

这样的变化实际上是1个常态,不单单产生在互联网和移动领域,全部中国这几10年的高速成长其实也1直是伴随着变化的。有时候我也在思考1些更加宏观的问题,比如为何中国从1978年改革开放到现在,3、410年间1直能保持着这样1个高速的成长?这背后的逻辑,中国的基因,和中国的文化在里面起了甚么样的作用?

这里有非常重要的1点是中国有、而国外没有的,但这是好的东西,我把它叫做“先行先试”。有时候我们讲中国企业缺少创新能力、中国都是1些山寨产品,但是如果我们看政府的话,中国政府是1个很有创新能力的政府,他总在讲“先行先试”。政策不允许?好,我可以批1块地,先尝试;没有相干的法律法规?你可以先做着,我们渐渐再研究。这样的理念在美国是没有的。

去年我在苹果和他们进行交换的时候,我问Tim Cook说你们苹果的大厦甚么时候能修睦,他说可能要2017年。他们已造了好多好多年了,但是由于美国有各种各样的规章制度都必须要1步1步地去审核、批准,所以动作很慢。在中国,我们建1个楼1两年就建起来了,而且很漂亮、质量也很好。

所以在“先行先试”这1理念上,政府是有创新的。但是中国企业过去的创新多多少少是有1些被动的,是由于环境在变化、在大量淘汰那些不创新的企业,你要是想生存下来,就必须要不断地创新。未来我固然希望我们的企业和企业家能够更加主动地去想着创新的事,这样被淘汰的几率也会变小1些。

企业家的使命是去做更有创新性的事情

固然,我们经过这几10年的发展,确切出现了1批非常优秀、非常成功的企业,我们这些企业也积累了1些资金。这和当年柳总创业肯定不太1样,那时国家1穷2白,也没有甚么有实力的企业,和今天不1样。今天的企业积累了相当多的资金,这些资金可以用来做甚么?其实也是我在常常思考的问题。固然,不但是企业的资金,企业家也积累了1定的资金,这两种资金又是不1样的。从创新来说,企业的资金去做创新,必须和企业的使命相吻合,由于他有他的投资人、股东,所以在做事情时1定要符合这些人的利益才行。

所以对百度来讲,比如我们在人工智能方面积累了多年的技术,但是在百度范围内,公司所做的创新还是必须和我们的业务有直接的关联才能做。比如说,若干年后我们的地图可能不是像现在这样精确到10几米的定位,将来需要精确到几厘米的定位,这是需要有大量的创新,需要很多的技术积累,也需要1定的资金实力才能做的。再比如说过去的电脑,台式机是摆在桌面上的1个东西,后来我们发现其实手机也是1个电脑,是拿在手里的电脑,那末将来的汽车其实本质上也会变成1个电脑,只是它的外壳变成1个有轮子、可以跑的东西,但它核心的东西还是1个电脑。或再讲的直白1些,未来的无人驾驶汽车这些是可以通过百度的气力、通过公司的气力,通过我们积累的资金和技术去做的。但是也有1些东西和公司的关系没有那末强,所以这个时候我们有可能需要企业家自己的气力,企业家自己的实力,去做1些更加大胆的、更加高风险的,或说短时间内看不到回报的事情,比如说生命科学就是我感兴趣的领域,这里面很多很多研究可能短时期没有回报。

最近我在资助1个癌症方面的研究,由于我觉得癌症是跟人的基因有关系的,但是目前我们已知的基因致使的疾病,都是单基因致使的疾病,某1个基因致使了甚么甚么病产生,这样的病都是罕见病。大多数的疾病应当是多基因致使的,是多个基因的组合致使了某1个病的产生。那末怎样样弄清楚哪种癌症是由哪些个基因的组合致使的,这个短时间内不会有任何商业回报,所以需要用企业家个人的资金去进行研究、进行突破、进行创新。比如说中医,过去我们看到西医其实不相信中医的,非常看不上。而中医又在试图去跟西医那些善于的领域去竞争,就是已产生病了,我怎样去医治这样的疾病。其实我的理解,中医更多的是1个养生方法,是你长时间的生活习惯致使了后来的健康的身体,但是这些东西不为外界接受,我们怎样样用大数据的方法,怎样样用人工智能的方法,我们怎样样用现代科学可以解释的理论、系统,来解释,或证明或证伪中医的各种各样的理论,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

这些或许不能在现有企业的框架内实现,但是可以通过我们这些企业家多年的积累,利用自己的资金去做1些成心思的、创新的事情,所以这也是我们这1代企业家的使命,或说我们的可能性——过去不可能做的事情,现在可能了。固然我相信未来,再过几10年,会有更多更多的可能性,所以我期望我们每个企业家都能站在时期的路口上,认真思考自己所肩负的使命,为自己的企业也为自己的人生做出更精彩的事迹。

谢谢!

4 : 李克强对话智能机器人李彦宏在1旁作讲授

李克强19日在全国双创周上与百度公司自主研发的机器人“小度”亲切交谈。“你为何叫小度?”“百度造的呀~”“你贮存了多少数据?”“太多了~”“今天PM2.5值是?”机器人正在“思考”,总理追问:“你知道双创也利于改良环境吗?”“固然啦!”众人不时被逗得哈哈大笑。

5 : 从两会看李彦宏对医疗SEO看法

想必大家对今年两会都有过关注,百度CEO李彦宏两会中的第2点提案提到:“鼓励互联网与传统医疗的拥抱”。目前需要给用户解决“看病难”的问题,从提议中可以看出,李彦宏鼓励医院网站推出网络挂号,让病人及时找到最合适自己的医生。那末对医疗SEO行业有哪些需要完善的呢?

用户需求

做医疗SEO都清楚,用户进入网站最大的需求是甚么?固然是希望第1时间找到救治渠道,最快的完成网上预约。李彦宏提案中提到,部份地区的医院官网“预约挂号统1平台”,严重影响用户体验,社会认知度也非常低,让用户无从选择,摸不着头脑。医疗SEO应当要做的解决用户需求,就目前来讲,除部份大医院网站有预约挂号,中小网站存在欠缺,SEO可以站在用户的角度去斟酌,实实在在为用户解决需求,给网站增设预约挂号版块,可以放在首页右边显眼的位置,用户第1时间进入网站可以看到,帮助用户解决“看病难”的需求,请勿把预约挂号放在内页或用户找不到的地方,用户体验不好,跳出的概率就更大。

频繁的弹窗

用户进入网站,看到频繁的弹窗,满屏的咨询预约按钮,换成是你有甚么感想?恨不得立即关闭页面,1去不复返。我更见过的医院网站,左边两个咨询窗口,中间1个咨询窗口,顶部和底部各1个窗口,我想问下你们这么做有问过用户吗?有斟酌他们的感受吗?

导航整改

搜索引擎对导航是相当重视,导航是网站的眼睛,眼神可以看出1个人的精神面貌,很多医院网站为了寻求高大上的效果,叫建站公司建设网站时,全部用flash,为了凸显大气,你们这样做,完全不顾搜索引擎的感受。首页左边很多医院做产品分类,也是使用flash,建议做成幻灯片式的图片展现,分别链向产品具体页面。

以上就是个人对李彦宏两会提案关于医疗SEO应当怎样做的1些看法,用户进来网站,最大的需求就是寻觅挂号渠道,帮助用户解决需求,搜索引擎才能1如既往的支持你,希望这篇文章能够引发从事医疗SEO的朋友关注。

文章由99医院库提供:http://yyk.99.com.cn/转载请注明出处。

长沙在那家医院治牛皮癣好娄底白癜风治疗医院去那家好芜湖癫痫病治疗贵吗

相关推荐